​隱

“隱逸”是中國文人史上重要的一環,千百年來人們不斷的探討“大道若隱”的真諦。而源著個人造化,或有各自的參悟,這漸漸的也滲入在東方美學表現中,造就世間存有許多「山隱圖」「漁隱圖」,這是前人對“隱逸”的描繪。

 

牛安對“隱”的好感來自於在日本求學期間體會到的“隱味”,是在簡約、平淡的料理中隱匿的高級感。而後牛安觀中國繪畫史,逐漸明白這種“隱”是屬於東方文化特有的含蓄,它改變了牛安的繪畫勁道,從西方主義的思潮影響轉而投入至東方哲理的審美。

 

“隱之”系列的靈感來自中國古代經典繪畫或民間流傳的各種吉祥圖案,它們或人物、或動物,也有來自於敦煌壁畫中帶有象徵意義的人物。牛安認為這些中國經典傳說故事的描繪是“隱逸”最好的表達,具有文學意義上的“借喻”。寓意平安、寓意吉祥,由古至今很多美好的祝福都被隱藏在這些圖案中。

 

牛安特別喜歡建築,尤其是Zaha Hadid這種結構主義的建築,將立體的空間解構,重塑堅硬物質的特性,創造超出常規的圓弧、幾何,這種美學的狂放與刺激讓牛安興奮不已。她開啟了新的嘗試,運用自身文化背景解構漢字,重新讓筆劃構成新的一種藝術境地。

 

〈頓悟-CA2〉中牛安將傳統認知的空間、文字解構,結合了中國古典神話形象,

用線條的層遞與交錯將畫面主體隱藏。用色上運用唐三彩的石綠、赭紅製造神秘感,為“隱”字再添上一層薄薄的面紗。

“隱”對牛安而言是一種氣韻的追求,拋開所謂專注於形象的美醜,追求所謂“不似之似”與“無形而神”的傳遞。